为您推荐

丢了东西原本去报案,却被认定是逃犯!身背一条人命,藏匿了23年,法院怎么判?

作者:发布时间:2018-11-14 11:29:21分类:社会新闻,社会万象    浏览量:2次

编者按:讲好龙江司法故事,传播法治正能量,由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和黑龙江广播电视台联合推出的《庭审内外》每天17点40分都市播出,司法公开,全景呈现!住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市的薛传财,今年60岁,出门主要是靠电动车代步。去年8月份,他发现自己电动车的电瓶被人偷了,急忙来到当地派出所报案。可没想到的,原本是去报案的,警方却认定他是逃犯。被警方逮捕后,检察院依法对被告人薛传财提起公诉。2018年8月31日,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薛传财进行了公开审理。

全文共1923字,阅读大约需要5分。

电动车电瓶被偷

引出藏匿23年的凶手

公诉人宣读起诉书

本院认为,被告人薛传财非法剥夺他人生命,致一人死亡,其行为触犯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。犯罪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、充分,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薛传财虽不具有自首情节,但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,应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对其处罚,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七十二条的规定,提起公诉,请依法惩处。

薛传财,1959年出生,被认定为杀人逃犯之前,独自居住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,平时就在镇子上做一些零活。

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现场

把你怎么被公安机关抓获的向法庭讲一下。我去上大杨树刑警队去报案去了,我说我电瓶丢了,我那不是有照片啊啥的,他调查出来了。当时他没告诉我,完了就让我回去了。2017年9月10日,咱黑河(警方)去的,我一看,我就明白了,当时我就说,那我就不走了,我就在这了,他们在那待一宿,第二天回的黑河来着。

原来,身背一条人命的薛传财在藏匿的23年中,已经彻底的改名换姓,他的新名字,叫刘守金。

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现场

这个名字是自己想的?自己想的。那你说说你为什么要改成刘守金呢?我就怕找到我呀!你是怎么改的这个名?通过谁改的这个名?我自己改完之后,有个朋友,正好那年办户口,挺好办的。他说你没有户口我给你办一个吧,他给我办的。这户口是真户口是吧?嗯,真的。

薛传财到案后,黑河市公安局爱辉分局的刑警们,迅速开展了取证工作。

外出打工与妻子离婚

女友不愿抚养大儿子心生嫌隙

薛传财杀害的人,叫何红。23年前,他是薛传财的女友。薛传财遇到何红之前,结过婚。薛传财和前妻,曾经也有过一段美满的婚姻。大儿子和二儿子的相继出生,让薛传财想多挣点钱,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。于是他决定去黑河投奔自己的亲哥哥。让人没想到的是,薛传财的这一走,这个完整的家最终变得支离破碎。

被告人薛传财的前妻

我的三大伯嫂给我写了一封信。

看完这封信,薛传财的前妻知道,薛传财出轨了,他在黑河工作时,认识了何红。无法忍受这一事实,薛传财的前妻决定和薛传财离婚,薛传财抚养大儿子,自己抚养小儿子。

被告人薛传财

她(何红)说我不收养你儿子,我说那不行,他来了。因为我离婚,我俩人一人抚养一个啊,你不管谁管啊。

大儿子轻生

俩人关系破裂

后来,何红还是同意薛传财的大儿子过来和他们一起生活。1994年6月2日的这天,薛传财的大儿子在村边的小河游泳时,死亡了。

被告人薛传财

他告诉洗澡这帮孩子,他说的,你离我远点的,我走了。我在山上干活呢,完了不大一会就给我送信去了,说你儿子淹死了,我当时我就昏了。

儿子没有了,薛传财虽然嘴上没说什么,但心里已经把这个责任怪到了女友何红的身上,所以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结束这段感情。不过,当时的女友何红并不同意。

心生歹念

救人变杀人

为躲避何红,薛传财在他的三哥家住了一段时间。1994年7月12日晚上,听到消息的何红来到了薛传财的三哥家,最后两人不欢而散。临走前,何红告诉薛传财,如果不结婚就自杀。因为担心何红在路上出意外,薛传财赶紧追了出去。在外面,他们俩也是边走边吵,直到路过一个采金井时,“意外”真的发生了,何红来到井边声称跳井自杀,还抓住了井口的木架子往下爬。薛传财说,当时他很害怕,也沿着井架子往下爬,准备救何红,忽然,木架子断了,两个人一起掉入七、八米深的井中,井水不算太深,站在井水中,薛传财一个一闪而过的想法,使他从救人变成了杀人。

被告人薛传财

碰到(何红头部)那时候,我就想,哎呀我儿子也是这么死的,不如咱仨一起死,我寻思那时候我也死了呢。

行凶后,薛传财从三哥家中拿了几十块钱,便开始了他23年的逃亡生涯。

黑河市公安局爱辉分局刑警大队五中队中队长贾连华

薛某的认罪态度比较好。

被告人薛传财

后悔吗?后老悔了,现在天天晚上睡不着觉,在看守所睡不着觉我就后悔啊。想当初为什么这么糊涂,人家儿子又找爹找妈的。我呢?找不着,找着是个犯人。放着一家团圆不团圆,就我自己造的这样,完了还给下辈人造了影响,给后代人造了多大影响啊,这是个不是个小的案子,管咋的是人命案子啊。

所谓一念天堂、一念地狱要表达的可能也正是如此吧。薛传财逃脱了23年,这23年,他换了名字,换了身份,外貌也有很大变化,但是这些伎俩,在现代科技和大数据面前,都如螳臂当车,只要犯罪,就难逃法网。